长征计划 - 胡志明小道

1、“胡志明小道”历史背景

胡志明小道曾在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时期(1954-75)被用作越南北方和南方、老挝、柬埔寨之间的战时物流秘密通道,小道由复杂的公路网络、乡村小道、山林小道组成;这一地 区同时也是两大社会主义阵营(中国和苏联)与美国的政治策略交锋点 — 中国支持“第三 世界”民族解放国家独立运动的决定是毛泽东提出的“团结大众抗击帝国主义势力侵犯国家 边界”的行动之一。胡志明小道分支繁复的地理现象暗示着该地区多种历史叙述的矛盾, 历 史上,中国与陈朝时期的越南仍保持君臣关系......忽必烈在十三世纪攻入越南......二十世纪 八十年代越南对柬埔寨进行占领......

2、关于长征计划(长征计划简历另附)

2002 年,经过四年的策划和准备,“长征计划”开始实施并进行至今。历史上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不仅仅是一个军事行动,它是关于理想、革命、建设新的社会形态的总动员,是一 个象征和隐喻,作为共和国基础的宏大叙述。

2002 年,“长征计划”的第一阶段,“长征 - 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在二万五千里的 长征路上展开,使包括中国及国际的艺术家和跨领域的学者和社会工作者在内的 250 人重走 了历史上的长征路。行进过程中出现了几百个室内或露天画展、摄影展、雕塑展、永久性雕 塑和装置的创作、民间艺术的考察和整理、表演艺术的演出、电影的播映等种类丰富的艺术 实践。此外在途中还召开有海内外策展人和理论家、艺术家参加的多次学术会议。参与该活 动的除了海内外当代艺术家和学者,也包括沿途当地的当代和民间艺术家的作品和活动。“长 征计划”重新面对和整理百年来的革命战争和社会主义记忆这些影响着当代中国社会形态的 经验,因为它们已然成为当代中国文化时隐时显的最重要资源,以理性和严肃的学术态度重 访、学习、思考革命历史和传统文化中积极的因素,以此重新建立个人和集体、本土和国际、 理论和实践中的革命性、理想主义的新的时代关联,使它们再敏感化与再现场化。通过行走, 串联起了乌托邦理想、东西方之间的互为想象、依存、冲突关系,在地性和全球化,意识形 态和宗教发展等中国现代性的矛盾,展开了关于朝圣、征途、身份、族群、移民等的话题, 围绕着当代艺术的生产,展览和阐释系统,对历史观,方法论和相关联的身体经验,纪录和 动员方式,做出全新的实践和理论发展,此后,“长征计划”继续发展至今,在中国和国际 艺术和社会生活中影响深远。坐落在北京 798 艺术区的长征空间是我们的总部。

3、长征计划为何发起“胡志明小道”项目?

2002 年的“长征”从宏大叙述出发,8 年后我们更明确地针对一个视觉政治经济学的“隐性空间”,它和胡志明小道一样,不但在地理、国际关系上有着隐蔽、不断延伸、纵横交织 等特点,也对现实的塑造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面对上文所提到的问题,“胡志明小道”应该是一次唤醒,挣脱既定社会角色带来的包 袱,而重新背上历史感的“包袱”;“胡志明小道”应该是点状的事件和现场串联起的一次行 动,把“表演 Acting”物化为“行动 Action”,通过这个“表演 Acting”和“行动 Action”, 使人身体、记忆、话语的交流重新敏感化、重新现场化、重新历史化 — 我们重新面对和拥 有一个“百感交集”的状态,以此作为基础,镶入空间和历史的“隐性政治空间”的建构。

在当代文化生活中,个体很难在社会生产的体制下摆脱既定的角色身份,因此我们特别需要在一个更广泛和复杂的文化背景下来检讨、思考和重新定义被表述为后冷战、后革命、后殖民、后历史的现实。而渴求作为文化系统生产、思想结构呈现、记忆和知识的物证的艺术,却日渐成为了全球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政治正确的物证和日常奇观。那么,在艺术界的“体制批判”和“社会参与”两个思潮以及“相对主义”的应对方法之后,是否能有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作为个体的人是否还能对历史有所表态 — 有历史感地活着?胡志明小道本身分支繁复的地理现象就隐喻着多种历史叙述的潜藏状态,这其中是否存在着一个“隐秘的空间”— 一条当代视觉政治经济学的“胡志明小道”?今天的胡志明小道来自何方又走向何方?

因此,“长征计划 — 胡志明小道”是 2002 年“长征 - 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的再 出发和重新命名。从东南亚地区切入,以胡志明小道作为一个隐喻和讨论的出发点,把过去、 现在与未来的关系,固有认知体系与身份的重新理解,创作、展览和市场的等体制构成的生 产关系等等结合起来,通过全球共同面对的当代艺术问题构成基本面,把人们对历史、集体 意识、空间记忆、视觉、身体的经验编织在一起,把多个区域、多个个体正在发生的艺术生 产现场动员、组织起来。2002年的长征从宏大叙述出发,8年后,最终到达的是 “胡志明 小道”这个隐形空间。我们假定,实际上是存在着无数个隐性空间的,存在着网状的胡志明 小道。我们通过思想和身体的行走使它显形,从世界是平的全球资本主义市场逻辑里面出走, 用“思想 - 话语 - 身体 - 行动”形成一种唤醒和镶入空间和历史的‘隐性政治空间’ 的建构。

“长征计划 — 胡志明小道”不是展览标题,不是项目标题,不是生活体验,而是现场!它 以调研、教育论坛、行走、剧场、知识库等元素构成。

 

4、项目实施

第一阶段 调研

时间:2008 年 — 2009 年

第二阶段 “长征教育”驻地教育论坛

时间:2009年7月1日-31日

主要地点:北京长征空间

参与者:来自柬埔寨、越南、韩国、美国、中国的几十位艺术家、策展人、学生、学者等。

形式:内部教学和公共讨论相结合

“长征教育”是长征计划从 2009 年开始,持续进行的一个项目,每年主题都有发展变 化。项目的第一期以“胡志明小道”这个独特的历史隐喻为作讨论出发点,建立起一个知识在当代文化生活中,个体很难在社会生产的体制下摆脱既定的角色身份,因此我们特别后殖民、后历史的现实。而渴求作为文化系统生产、思想结构呈现、记忆和知识的物证的艺术,却日渐成为了全球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政治正确的物证和日常奇观。那么,在艺术界的“体制批判”和“社会参与”两个思潮以及“相对主义”的应对方法之后,是否能有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作为个体的人是否还能对历史有所表态 — 有历史感地活着?胡志明小道本身分支繁复的地理现象就隐喻着多种历史叙述的潜藏状态,这其中是否存在着一个“隐秘的空间”— 一条当代视觉政治经济学的“胡志明小道”?今天的胡志明小道来自何方又走向何方?

生产结构,其意义来自于参与者在这个过程中表达他们的公共经验,以及项目产生的文本、 资料的链接以及个人参与实践的身体体验、关系网络。所谓“教育”的主体时刻发生着变化, 每个参与者于其中,自我和所在的社区被放在更大的地区历史、国际关系、政治文化关系中 被检视。“胡志明小道”项目的相关话题和概念得到提炼,形成思想基础。

第三阶段 行走

时间:2010年6月12日-7月3日 主要

地点:金边、胡志明市、顺化、老挝 9 号公路班东至车邦一段(胡志明小道旧址之一)、 万象、河内、广西友谊关

参与者:由长征计划完全邀请前往行走的主干队伍包括工作团队、艺术家、思想家等(共计 28 人),到达当地后本地艺术家、知识分子等各种层面参与者的加入,不断滚动、增加的行 进状态。其中,老挝 9 号公路班东至车邦一段(胡志明小道旧址之一)是公开向东南亚三国 发出邀请、志愿参与、徒步行走的路段。 行

走方式:沿途有各种思想的讨论、对话、讲座,行走过程也会根据不同路段使用不同的交 通工具。
由旅行、对话、记录、书写行动构成“行走”;用知识的思辨、经验的传播、作品的实 施和文本的纪录等一系列的 “排演”构成“行动”。在相关区域之间、族群之间那种“你中 有我、我中有你”的共生共构关系基础上,超越问题的区域单一性和正统性,放弃和本土融 合对话的假象。 一路上面对“他者”旅游攻略式地展开的表面的地缘政治,历史与战争记 忆,族群和文化冲突等主观层面的“在地性”的矛盾与冲突,凸现政治正确的荒诞与无奈, 我们想要共同清理全球化与本土,帝国与第三世界,意识形态与现实政治,艺术与思想等把 我们紧紧捆绑的问题。而这个持续进行,密度非常高,生理反应强烈的“告解”式的行走与 谈话和记录的过程, 联系大家的是一起“呕吐”的过程,互为主体和客体的“百感交集”。

第四阶段 剧场

时间与主要地点:北京长征计划(2010 年 9-11 月)、上海双年展(2010 年 10 月-2011 年 2 月),此后在国际上其它地点发展。

参与方式与形式:将前三个阶段产生的文本、资料的链接、讨论现场、作品以及个人参与实 践特别是行走阶段的身体体验和呕吐物转化为多个时间段同时或先后进行的多幕排练,并以 多幕剧场和多地点、多时间、多媒介方式发展。

“胡志明小道”这个独立计划自 2008 年启动,近三年的发展过程所展开的学术命题,和 2010 年上海双年展的主题“巡回排演”有着紧密的关联。“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的 6 月 12 日 的出发意味着上海双年展进入排演的进行时态,队伍归来后从 9 月至 11 月在北京长征计划 将展开的多幕排演剧场,是本届上海双年展上海主场之外展开的巡回排演场。而 10 月 23 日开幕的上海双年展上,“胡志明小道”将实现的是 “生产 - 排演”这一现实剧场中隐性 空间的建构, 此后,“胡志明小道”将继续前行。

不断滚动进行的活动 — 知识插件《无知者的知道》

《无知者的知道》是一个从“胡志明小道”的话题出发,由长征计划全面动员、整理相关记忆和知识,结合实地行走获得的活态资料等,通过相互链接而形成一个不断滚动不断扩 张的知识库,并最终通过独立的网站站内检索系统来使用。它在项目四个阶段中以及以后的 时间里,逐渐扩大和丰富。知识生产来自教育又和行走关联,并且具有扩散性。

特点 1:跨地区。知识网络的建立从胡志明小道以及东南亚地区相关的视觉文化切入, 既有来自于当地的第一手信息,又不局限于该地区。
特点 2:跨媒体。目前已有的资料包括文本、影像、声音等多个媒介。
特点 3:与实地行走相结合的自助式知识库。它的自助式资料添加,在很大程度上与实 地行走时对在地参与者的发动有关。
特点 4:永远滚动,不以项目某个阶段的结束为结束,一直往前累积和整理。

 

5、项目组织结构

长征计划 总策划:卢杰

胡志明小道工作组

政治委员:卢杰

组织委员:许婷婷

学习委员:宋轶

国际委员:张欣

生活委员:江弋舟

宣传委员:王雷

书记员:董钧、翁桢琪、罗文宏、杜可柯

 

6、项目支持

Foundation for Arts Initiatives

Prince Claus Funds(王子基金会)

Art Network Asia (亚洲艺术网络)

长征艺术基金会 Long March Foundation

 

7、项目联系

长征计划

通信地址:中国 北京8503信箱

邮编:100015

联系电话: +86 (0)10-59789768

传真: +86 (0)10-59789764

电子邮件: lm@hochiminhtrailproject.com